天弘基金周晓明:坚持普惠初心 方得行稳致远

坚持普惠金融初心

  余额宝,是天弘基金的第一大标签。

  2013年6月,天弘基金的余额宝上线。在诞生4年之后,余额宝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

  作为一款现象级的货币基金产品,余额宝引得很多同行羡慕。周晓明是余额宝业务的创意者和主要推动者。他认为,余额宝之所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最重要的原因是其普惠金融定位。

  他说,余额宝的普惠定位与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相对应,使余额宝以场景驱动、客户互动、低门槛、高频次为特点,形成自身独特的产品推广路径。嵌入式直销模式使得余额宝借助了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的电商运营、云计算等先进技术和广阔的一站式在线生活平台,构建了极致的客户体验和强大的系统处理能力,并将这些建立在低成本的基础上,极大强化了产品的普惠定位。

  同时,普惠定位对于余额宝解决货币基金流动性管理问题提供了极大帮助。客户众多、交易频繁而分散、大多由生活需求触发,使得余额宝具备有序的、可预测的、相对稳定的流动性状态,加之电商生态和相关机构资源,余额宝形成应对客户流动性和基金流动性的有效机制。例如,即便是在2015年收益率一度都低于2.5%以下,余额宝也没有出现较大的赎回,而且在当年底规模又回到原位。另外,普惠定位为余额宝造就了可供深度挖掘的多重产品价值。余额宝是一只货币基金,同时也构成客户消费和理财行为的底层账户,沿着拓展货币基金的支付功能的方向,有丰富的应用场景可供开拓;另一方面,公司在运营中发现,余额宝客户行为对于分析社会的风险偏好、消费倾向、区域经济状况、客户投资理财和消费行为等有富有价值挖掘和应用空间。天弘基金推出的余额宝入市意愿情绪指数就是一个例子。

  与此同时,余额宝庞大的规模也引发一些人士的担心,特别是在去年年底,部分货币基金一度被曝发生流动性风险后,“余额宝会发生挤兑吗”成为周晓明经常要回答媒体的一个问题。

  对此,周晓明坦言,余额宝的规模确实已经达到一定体量,系统重要性提高了,一旦发生风险有可能会对金融体系产生影响。但从余额宝的发展状况来看,其风险管控体系尤其是流动性风险管理能力是强大而有效的。如前所述,余额宝的普惠定位使其在客户结构和客户行为上具有较大优势,依托严格的流动性管理体系,加之大数据等技术的应用,让余额宝能够更加有效地防范风险。在周晓明看来,这些都是余额宝的固有优势,只有不断夯实这些固有优势,余额宝才能行稳致远。

  降低单户持有额度上限,就是夯实余额宝固有优势的举措之一。今年5月26日,天弘基金发布公告称,为保持余额宝现金管理工具的基本定位,从用户根本利益出发,天弘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于2017年5月27日起将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上限调整为25万元。8月11日,天弘基金再发公告,将个人账户持有额度上限调整为10万元,已有存量不受影响,余额宝转出等其他服务功能均不受影响。

  周晓明认为,对于余额宝来说,它的定位是零钱理财,普惠金融理念是它“安身立命”之根本。对余额宝的单户持有额度上限做出限制,就是在保证大多数客户不受影响的前提下,来限制、分流一部分理财需求较强的资金,从而保障余额宝的现金管理工具定位和固有优势,继而进一步夯实余额宝的流动性安全基础。

成立4年之后,余额宝正面临新的发展境遇。很多人在关心,未来余额宝会如何?“现在我们跟蚂蚁金服一起在推动余额宝持续稳健发展:一方面,我们把单户持有额度上限降下来;另一方面,们在三、四、五线城市甚至农村进行推广。”周晓明透露,这一举措的目的在于,让余额宝能够在一定体量之内服务更多人,进一步实践普惠金融的价值理念。随着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现在已经具备在农村推广余额宝的硬件基础。同时,由于农村银行网点少,老百姓理财特别是零钱理财、转账不是很方便,而余额宝可以有效满足他们的需求。因此,天弘基金正在与“农村淘宝”等合作,在农村地区推广余额宝。周晓明说:“这是一个需要较大投入的过程,但也是余额宝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和领域。” 

  打造更加均衡的产品线

  天弘基金能够斩获“金牛基金公司”大奖,绝不仅仅因为余额宝。作为一项衡量基金公司综合实力的权威奖项,“金牛基金公司”获奖者具有相对完善且均衡的产品线是应有之义,因此这意味着,天弘基金的非货币基金业务也受到市场认可。例如,天弘基金旗下的天弘永定价值成长混合基金就获评“三年期开放式混合型持续优胜金牛基金”。

  事实上,天弘基金的成长之路着实与众不同。用周晓明的话说就是:“天弘基金的发展道路有些特别。2013年6月余额宝上线时,天弘基金呈现出鲜明的二元特征:一方面,依靠跨界创新打造的余额宝业务,实现了基金业务模式突破,由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支撑,并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展现出领先实力;另一方面,在传统业务领域,天弘基金需要补课和提升的地方还有很多。”

  近4年来,天弘在保持和拓展现金管理业务优势的同时,打造更加均衡的产品线,提升债券和权益资产管理能力和投资业绩,布局养老、大数据应用、股权投资等业务。特别是凭借余额宝成为业内规模第一大基金公司后,天弘基金获取优质投研资源的能力大大提高,大批优秀投研人才聚集于此。例如,目前执掌天弘基金资产配置团队的就是国内知名资产配置专家熊军。在来天弘基金之前,熊军供职于全国社保理事会。

  随着投研实力的逐渐夯实,近年来天弘基金的股、债投资业绩也颇为亮眼。银河证券数据统计,截至今年6月30日,天弘基金旗下成立满3年以上的偏股混合型基金,今年以来全部跑赢大盘。其中天弘周期策略混合、天弘精选混合上半年收益率分别达12.26%和9.62%,均在同类中排名前1/3,成立以来收益率也分别高达89.1%和213.96%。同时,天弘指数基金系列也有不俗表现,共有7只产品(A/C类分开计算)年内收益超10%,其中天弘沪深300上半年收益上涨10.37%,天弘中证100指数A/C上半年涨幅分别为14.21%和14.06%,天弘中证食品饮料指数A/C份额涨幅分别达12.88%和12.74%,天弘上证50指数A/C份额同期分别为11.67%和11.54%。

  从更长时间维度看,据银河证券数据统计,截至今年6月30日,天弘永定价值成长混合成立以来收益率高达155.5%,年化平均收益率达11.55%。另据Wind统计,天弘安康养老混合自2012年11月底成立以来每个自然年都保持正收益,且成立4年多来累计收益率达47.7%,期间最大回撤仅为8.8%。

  据海通证券截至今年一季末的《基金公司权益及固定收益类资产业绩排行榜》显示,天弘基金在一季度和最近两年(2015.04.01-2017.03.31)两个时间段表现抢眼。其中在权益类基金绝对收益排行榜上,天弘基金过去两年净值增长率达7.05%,在行业第一梯队中高居榜首。

周晓明坦言,虽然天弘基金目前权益类产品的规模不高,但随着产品线的不断完善,投研实力的不断提升,客户的逐步培养和市场环境的配合,天弘基金的货币基金、非货币基金业务一定能够“双丰收”。如果说余额宝业务是爆发式增长,非余额宝业务则要靠持续积累,因为二者的产品价值和业务逻辑有较大不同,不能急于求成,更不能因为短期得不到很强的回报就不去做。 

  把握人工智能新机遇

  天弘基金的另一大标签是“互联网基因”。这不仅仅是因为打造了余额宝这一互联网金融样板,也不仅仅因为蚂蚁金服是它的第一大股东,更重要的是,天弘基金在人工智能运用于投资方面的领先地位。

  早在2013年,基于阿里云计算的架构,天弘基金的技术团队搭建了一套云计算系统架构,组建了首支大数据团队。2016年,率先研发针对定增市场的人工智能模型——定增“智树”模型,通过传统人脑投资和人工智能投资的组合策略,建立有效的因子组合参与定增选股。此外,天弘基金还建立了业内领先的投研云系统,其中的信鸽和鹰眼两大系统,分别为股票和债券投研提供精准支持。同时,在智能投顾方面,天弘基金已经与蚂蚁聚宝、天天基金、雪球、盈米财富、积木盒子等众多第三方机构进行了开放性联动合作,也推出了基于自身策略的智能投顾产品——理财篮子。

  在周晓明看来,基金公司对客户的服务主要包括四个方面,一是帮助客户了解自身需求,二是帮助客户认清市场环境,三是帮助客户选择产品,四是帮助客户以比较好的方式持有和使用产品。智能投顾必须要在这四个方面帮助客户有效解决问题,方能大有可为。

  周晓明表示,在智能投顾业务生态链上,天弘基金一直坚持的定位是产品的提供者、策略和组合的提供者,以及业务的联合运营者,天弘基金不仅将经过再创造的货币基金、指数基金输出,还将天弘基金模型化或者为平台定制的个性化策略和投顾建议输出给外部平台,与各机构平台、各方资源积极联动,合作共创。

news-rt-img2.png
service-tel.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