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弘基金邓强:打造国际一流基金风控体系


       近年来,老百姓的“钱袋子”越来越鼓,投资理财的观念日渐风靡。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兴起,金融产品更成为随时随地触手可得的消费品。金融正以前所未见的亲密姿态,融入每个社会成员的日常生活中。

  然而,随着宏观经济转型升级的阵痛,金融业的一些风险点也逐步暴露。这不仅对金融行业是一次考验,对老百姓的财产安全也提出了不小的挑战。近期,监管层重拳频出,以强监管姿态规范金融行业,排查风险隐患。在这次与风险赛跑的比赛里,金融机构积极响应,进行大量风险自查排查工作,对于风险隐患给予彻底根除,将金融安全放在行业发展、机构运营的首要位置。

  基金特别是货币基金,以其投资门槛低、风险波动小、方便快捷的特点,受到中小投资者的青睐。基金行业如何维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日常的风控体系如何运作?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对天弘基金首席风险官邓强进行了独家专访。 

  以风控维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提起风险控制,邓强开门见山地说:“在天弘基金,风控的理念已经上升到了公司战略的高度。”他告诉记者,一个金融机构要长久发展,必须注重风险防控,国内外已经有太多惨痛教训,对忽略风险的后果做出警示。“我们要为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负责,必须把风控彻底重视起来。”邓强进一步表示。

  对风控的高度重视背后有着充分的现实考虑: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共有3亿余名个人投资者,持有基金份额占比高达99.72%。正是数以亿计的个人投资者支撑起这支中国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从这层意义上看,维护余额宝的稳定,就是在维护每一位余额宝持有人的财产安全。

  货币基金风控首要关注的是流动性风险。邓强告诉记者,作为流动性较为良好的资产,货币基金是机构投资者进行资产配置的重要选择。然而,机构投资者对于基金收益率非常敏感,一旦有收益率更高的产品出现,很可能集中赎回货币基金,对货币基金的流动性带来冲击。而货币基金若一味追求高收益率,势必要提高企业债券与同业存单的占比,拉长久期,甚至采取一些比如“代持”、“养券”等违规做法,从而增大风险敞口,倘若遭遇巨额赎回,很可能引发流动性风险。

  邓强表示,余额宝不拼收益、不搏规模,经营策略重点突出“稳健”两个字。余额宝一直偏好配置流动性好的资产,如协议存款、回购等的占比很高,企业债券和同业存单占比处于行业较低水平。这种资产配置策略能够最大程度地控制流动性风险,维护持有人利益。

  邓强透露,天弘基金曾婉拒了某机构投资者400亿元余额宝的申购要求,“余额宝要保持零售型货币基金的定位,这是我们对稳健经营的坚守,对中小投资者利益的坚守”。

  从世界范围来看,零售型货币基金比机构型货币基金更稳定。余额宝庞大的个人投资者群体正是对流动性风险的最好对冲,使大额赎回风险的概率大幅下降。过去两三年,国内曾数次出现货币基金流动性吃紧的局面,但每次余额宝都能平稳度过,这与天弘基金这种稳健的投资策略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除了流动性风险外,货币基金还可能面临市场风险和信用风险。近年来,随着刚性兑付打破,信用风险频发,去年末发生的货币市场流动性风险更是牵动市场神经。

  “风险可能单独发生,可能同时爆发,还可能互相转换。举例来说,债券评级下调或债券违约会导致信用风险,进而导致债券的价格下降,引发偏离度风险,并影响基金的当日万份收益。这将引发基金持有人集中赎回,还会进一步引发流动性风险。”邓强表示,货币基金的风险点互相关联,需要动态、总体地给予关注和测算。

  先进风控理念打造专业团队

  天弘基金是国内首家管理规模破万亿元的公募基金公司。靓丽的成绩背后,有一个权责分明、分工明确的风险管理体系,负责合规操作、操作风险、市场风险、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等在内的全面风控,为安全高效地管理客户资产提供了坚实保障。

  去年8月,天弘基金在业内率先设立首席风险官。“首席风险官全面负责投资、研究、交易的风险管理,向总经理报告”,邓强介绍说。据了解,天弘基金董事会层面设立了风险委员会,在管理层层面设立风险管理委员会,对公司各类风险进行全面管理,委员包括总经理、各业务条线副总经理、督察长、首席风险官。

  邓强管理的风险管理体系共有12名成员,包括投资监督团队、市场风险团队、信用风险团队、流动性风险团队,并有专人进行风险管理模型、衍生工具定价等模型风险控制,专人负责与IT团队对接等。在目前许多同业尚将风控置于内控合规部门内的情况下,天弘基金风控管理部门的配置堪称“豪华”。

  邓强介绍,风险管理部的投资监督团队,从事前、事中、事后三个阶段严密监督操作规范,制定业务流程,确保基金经理的投资操作符合法律法规、基金契约和公司的内部规定。事前主要规范投资政策,避免基金经理违规下单;事中进行合规审核;事后则由“天眼系统”每天出具报告,分析某项指标被动超标的原因等,并通知基金经理进行策略调整。

  天弘基金的这套风控体系并不是专属于某个产品,而是针对公司所有公募和专户产品,这也是该公司全面风险管理理念的体现。邓强介绍,公司的所有产品都在这套体系的规范下运行。风控团队关注每个产品的风险,并与基金经理随时进行沟通。

  在统一管理下,该公司的风控也强调根据产品特色进行重点防控。公司内部出具的风控报告并不是针对当日个股和个券的波动,而是突出该产品可能的风险点所在。“比如货币基金,我们着重关注市场、信用、流动性风险这三方面;指数基金则强调跟踪误差、行业偏离与个股偏离;保本基金则重点关注低风险资产与高风险资产的配比、止损点,等等。”邓强向记者一一道来。

  总体来看,天弘基金的风控体系呈现出系统化、模型化、自动流程化的鲜明特点。严密的制度流程塑造了良好的风控体系。邓强以巴林银行的倒闭为例,指出小小的操作风险可能演化成市场风险乃至系统性风险,必须高度重视。

  “预测+应对”有力控制风险

  在邓强看来,金融创新层出不穷,基金公司面临的风险也呈现出新的特点,投资风险日益凸显,风险爆发冲击力强、扩散快、传导迅猛。在此背景下,传统的风控体系也要随之调整。

  邓强表示,对天弘基金而言,风险管理不仅是事后的监控或仅仅是为了应对股东或监管部门的报表,而是根据产品特征有针对性地进行风险管理,建立“风险防范至上”的理念。

  在此背景下,基金公司的风险管理不应局限在被动应对组合的风险指标。邓强告诉记者,天弘基金高度重视科技在风控中的运用,先后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风控相关系统和技术的研发,并紧密结合投研,打造出“预测+应对”体系,观测与预判市场波动以及波动产生的风险传导。

  “预测”是“预测+应对”体系的重点。邓强认为,产品立项的评估是风险管理最重要的一环。“投资范围、投资策略如何?止损点、止盈点怎样?申购赎回能否满足流动性支持?越权交易、风险揭示是否充分?对这些风险点,我们一一进行前瞻性应对。”他指出,只有在产品成立初期进行科学评估,才能为日后的风控运作打下良好基础,如果缺少前期介入,那么在后期运作过程中将显著加大风控的压力。

  据邓强介绍,为了满足“预测+应对”风控体系的需求,天弘基金充分发挥信息技术、大数据、云计算等特长,构建模型与系统辅助风险管理工作。天弘基金是业内唯一一家开发了同业存款报价系统的基金公司,并自主开发了“天眼系统”与“鹰眼系统”等,可实现对公司旗下所有组合投资政策监控、异常交易监控、公平交易监控、市场风险、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等的实时监控和全面管理。针对流动性风险,天弘基金还通过综合考虑资产端和负债端,评估未来一段时间的静态资金流缺口、半静态资金流缺口和动态资金流缺口,并加入试算功能,评估每一单交易对于未来时间轴上资金流缺口的影响。

  通道业务是近期监管和业界关注的焦点。邓强告诉记者,通道业务不是公司的战略重点,目前其风险状态良好。去年底,公司召开了风险管理委员会,就通道业务的风险进行了深入讨论,决定把握市场契机,降低通道业务的风险。

  在与委托人及投资顾问深入沟通的基础上,从维护基金持有人利益角度出发,天弘基金大幅降低了通道业务的规模,大力降低了各通道产品杠杆,并对通道业务的交易对手进行了限制,截至目前,天弘基金通道业务的风险得到良好控制。这项举措充满了预见性:今年以来,债市、同业业务受到冲击,天弘基金因及时对通道业务风险进行了控制,切实维护了基金持有人利益。

  “我们做风控,就是要对用户负责,对股东负责,也要让监管层及市场放心。”采访中,邓强多次强调,风控必须时时刻刻放在经营者和管理者心上,要做百年老店,风控必须放在首位,“我们要成为业内一流、国际一流的风控团队,为基金持有人利益服务,为公司发展战略保驾护航”。


news-rt-img2.png
service-tel.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