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基金经理王登峰揭秘余额宝“稳定性”是怎样炼成的

来源:证券日报       

       临近年底,流动性趋紧的局面让货币基金成为目前市场上极度受关注的品种,事实上,机构大规模赎回现象也确有存在。业内专家表示,货币基金史上,一天被赎回两三百亿元,超过10%规模的情况也会有发生。

       因此,市场对于货币基金“爆仓”传闻及担忧越演越烈,货币基金遭遇巨额赎回的传闻也不绝于耳。而作为国内最大规模的货币基金余额宝也备受关注。令人意外的是,据了解,天弘余额宝成立三年半以来,单日净赎回量从来没有达到1%。而且今年的“双十一”,余额宝呈现的是净申购的状态。其“稳定性”超过预期。近日,《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独家专访了其基金经理王登峰。听他揭秘余额宝的操作理念及控制风险能力。

       余额宝超出预期的“稳定性”

      “这也许不是经济学的问题,应当作为社会学研究。”王登峰说,余额宝的属性定位应当是消费型的产品,不是理财型的产品。它的申赎会有一些规律可循,比如月初申购,月末赎回。它跟金融市场或者银行间的市场关系不是很大,跟生活场景关系比较大。

       对于余额宝今年双十一呈现的净申购状态,王登峰分析认为,目前支付宝推出了多种支付手段模式,比如蚂蚁花呗,余额宝跟信用卡绑定等,不像以前购物时较大成份依赖余额宝支付,因此,余额宝在今年双十一呈现了净申购状态。

       不过,充分的准备以及数字预估是很重要的。王登峰表示,大数据分析在投资管理上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确定“双十一”购物有三个数字非常重要,第一是有效用户数,第二是转换率,第三是客单价。“因为有蚂蚁金服的十多年的数据积累,加上‘双十一’之前,提前半年对数字进行预估,特别到了临近‘双十一’的时候,几乎是每天更新一次预测数据,分析的结果跟最后的实际结果基本差不多。”此外,还有其他应急预案。

        近乎苛刻的“不可能三角”风险管理

        王登峰把货币基金管理戏称为“不可能三角”,意思即是代表“三角”的风险性、收益性和流动性,不可能全都能保证。“既要低风险,又要高收益,还要高流动性,是不可能同时达到的。因此我们选择了低风险、低收益、高流动性。”王登峰说,“最重要的一点,我们是不比拼收益的”。

     “我们从策略上,在严格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再进行主动的资产配置。比方说,在满足流动性风险的前提下,我们会有选择性地在流动性收紧时点,布局相对较多资金到期,一方面防范可能的赎回增加,另一方面可以获得更适宜的在投资收益。”

       王登峰很重视风险管理,他笑称自己不是余额宝的基金经理,而是余额宝的风险控制官。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利率风险是他重点关注的。

       第一,首当其冲的是流动性风险。“天弘和蚂蚁金服各有一个大数据分析团队,专门针对余额宝的流动性分析,他们可以提供未来一个月的申购赎回情况。”王登峰强调说,误差小到在1%左右。但是,光靠大数据分析是不够的,也不能完全依赖于大数据分析。还要考虑“特殊情况”的应急预案,类似于假如发生“黑天鹅”事件如何应对,天弘都有很周密的考量。

       王登峰透露,天弘与所有的存款银行都基本上保持着良好的沟通和默契的合作,这也是非常重要的流动性风险管理。“按照天弘基金产品稳定性来讲,我们也许并不需要做这么大流动性的布局,也不需要‘趴’那么多现金。但我们考虑的是,假如说我们的判断错误,假如出现黑天鹅事件,我们该如何应对,这是流动性风险管理的核心问题。”

       第二,信用风险管理。首先,天弘对信用债的投资很谨慎,甚至可以说苛刻。根据新的货币基金管理办法规定,货币基金必须投主体评级AA+以上的信用债,而天弘自己规定是原则上必须AAA以上。“我们要求所有的信用研究员对余额宝可投债券进行筛选,对于可投债券也同样实行白名单控制。”王登峰强调说,“基本上,过段时间就要对组合中的持仓债券跟进一次,一旦发现哪怕一点点瑕疵,也立即清仓!由于余额宝的风险承受能力极低,故而我们在信用债的风险控制上要求也异常严格。”

       其次是存款的信用风险。余额宝绝大部分资产配置在银行存款里,故而存款银行的信用风险控制是余额宝最重要事情之一。自成立以来,余额宝对存款银行实行严格的白名单管理,存款投放和存单配置只能是白名单银行,除此以外的银行,哪怕价格再高,条件再优惠,也一概不得存放。而白名单中的银行,基本是资产规模较大,风险控制良好,经营稳健的国有商业银行和大型股份制银行,由此而提高余额宝存款的安全性。

       第三就是利率风险。近期债券市场资金面很紧张,所以很多的货币基金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负偏离。余额宝在投债券的时候,对利率风险把控的是相当严格。不仅对单券的投资期限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对债券整体组合剩余期限也做了硬性的约定。特别是2015年9月开始投资存单以来,天弘基金对存单的剩余期限和最高持有比例都做了限制,以防利率风险加大时,组合的偏离风险凸显。

       稳健配置 应对流动性压力

       除了管理余额宝外,王登峰还管理着天弘基金旗下的其他天弘现金管家,天弘云商宝、等数只货币基金。王登峰戏称管理余额宝与其他货币基金是一个“精神分裂”的过程,因为管理思路及方法完全不一样。

     “与余额宝相比,其他货币结构不一样,申赎规律也不一样,故而配置思路也不一样。传统的货币基金以机构客户为主,其申购和赎回具有很大的同向性,而余额宝以散户为主,申赎相对平稳。”

       机构型货币存款配置比例相对较低,一般情况下只占规模的一小部分。而剩余资产集中配置在高流动性债券上,比如国债、金融债、高等级信用债等,此外还有存单。当然,王登峰在管理除余额宝以外的其他货币基金时,还是异常保守的,但操作上会更加频繁。用他自己的话说,“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在资金链出现收紧的苗头前,把能变现的资产先行变现,‘趴’在账上,以应对不可预见的赎回。”

       此外,针对近期的面对的基金行业市场赎回压力,估值下降等问题,王登峰分析认为,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流动性收紧。“首先是外汇压力比较大,导致央行在货币政策上受到了一定的牵制;其次是年初以来的流动性投放相对较大,在目前降杠杆、挤泡沫的大背景下,央行继续维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再次是年底和春节因素叠加,也加剧了资金面的紧张。故而流动性收紧的局面,短时间内难以根本性缓解。”


news-rt-img2.png
service-tel.png